河洛大講堂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河洛大講堂

河洛人文講堂第四講: 洛陽博物館高西省研究員講述洛陽三代青銅器與早期中國

   2018年12月6日下午2:30,洛陽師范學院河洛人文講堂第四講在歷史文化學院A4樓102教室隆重開講。應我校科研管理處、研究生與學科建設處、河洛文化國際研究中心的邀請,洛陽博物館副館長高西省研究員為大家帶來了“洛陽三代青銅器與早期中國”主題講座。講座由河洛文化國際研究中心副主任毛陽光教授主持,歷史文化學院相關專業學生聆聽了此次講座。

微信圖片_20181210145047.jpg

 
  高西省研究員首先分析了洛陽作為都城的地理優勢與意義。洛陽地處九州腹地,境內山川丘陵交錯,地形復雜多樣,熱量、降水量隨時間分布具有顯著的季節性特點,適宜人類居住。他還指出;河洛地區是八方輻輳之地,更是古代朝會、供奉、交通、商業以及政治的中心。位于天下之中的洛陽,自然成為中國早期王權國家建國立都的中心。三代文明就是早期中國文明。
 
  當提到對夏商周三代青銅器的研究時,高西省研究員具體講述了中國青銅器的三個特點:一、中國青銅器在當時并不是作為工具,而是作為禮器使用的;二、中國青銅器的數量大于世界總和;三、中國青銅器以三代青銅器為主。
 
  隨后,他用豐富的洛陽出土青銅器的圖版,揭示了洛陽三代青銅器的類型與特點。其中,夏代的青銅器以二里頭遺址為例,其制作較為粗糙,紋樣簡樸且多為素面。它們的成分并不穩定,含銅較多。類型主要有禮器、兵器、樂器等。他著重講解了二里頭出土的青銅爵和鑲嵌綠松石銅牌飾等物。
 
  稍晚的洛陽偃師商城遺址出土的商代青銅器種類大大增加,出現了簋、鬲等器物。這時鑄造有大型的青銅器,有的甚至重達幾百公斤。其上普遍出現了紋樣裝飾:獸面紋、龍紋和鳳鳥紋等。
 
  到了西周時期,形成了列鼎制度,且青銅器內普遍出現長篇銘文。高西省認為,西周青銅器是商代祭祀文明轉變為禮樂文明的象征。洛陽地區出土的獸面紋銅方鼎現藏于洛陽博物館,是西周青銅鼎的杰出代表。
 
  最后,高西省對河洛地區的歷史地位給予了高度評價。他認為,河洛是中國文明作為世界上唯一沒有間斷、失落的文明的真諦所在。河洛地區出土了中國最早最典型的青銅禮器,發現了中國最早的原始青瓷器,為中國青銅器、瓷器成為世界科技、工藝、文化史上的奇葩創造了必要的條件,這是河洛文明對中國文明乃至世界文明的貢獻。
 
  講座最后的互動環節中,不少老師和學生踴躍提問。高西省研究員耐心解答了他的問題。最后,他表示非常歡迎大家到洛陽博物館進行參觀學習,關注洛陽的歷史與文化。
 
  整場講座內容豐富生動,使聽眾們沉浸在洛陽異彩紛呈的青銅文化之中,感受到夏商周洛陽的文化魅力。同時,也感受到高老師面對學術問題始終秉承的嚴謹態度。
 
  
吉林时时奖号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