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洛美術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河洛文化研究 > 河洛美術

荊浩及其山水畫理論

郭可愨

 
(洛陽師范學院網絡電教中心)
 
  摘要:荊浩是晚唐五代時期杰出的山水畫畫家,河南沁水人。沁水今屬河洛地區的濟源市,該市城東北15里的谷堆頭村,現存荊浩墓遺址。他的作品被后人推許為最高等次的作品。他還留下兩篇文章談論山水畫技巧,在前人的基礎上大大前進了一步,長期為后世所遵循。無論從實踐還是從理論來說,他在我國美術史上都占據著極重要的地位。
 
  關鍵詞:荊浩;山水畫;理論
 
  荊浩是晚唐五代時期杰出的山水畫畫家。北宋劉道醇把畫家由高到低分為神品、妙品、能品幾個等次,把荊浩列為山水門的神品,記載他的事跡說:“荊浩字浩然,河南沁水人,業儒,博通經史,善屬文。偶五季多故,遂退藏不仕,乃隱于太行之洪谷,自號洪谷子。”“河南沁水”一本作“河內沁水”,今屬河南濟源市,該市城東北15里的谷堆頭村,現存荊浩墓遺址。太行山洪谷屬于林慮縣,即今河南林州市,當時歸相州(治今河南安陽市)管轄。相州青蓮寺僧大愚請求荊浩為自己作畫,寄詩說:“大幅故牢健,知君恣筆蹤。不求千澗水,止要兩株松。樹下留盤石,天邊縱遠峰。近巖幽濕處,惟藉墨煙濃。”這位僧人要的是一幅巨大的松石圖,以矗立于石崖上的兩棵松樹為主題,淡淡的遠景為峰巒起伏,朦朧的近景是水墨涂抹的煙嵐。荊浩完成這幅命題畫,作詩一并交差,詩云:“恣意縱橫掃,峰巒次第成。筆尖寒樹瘦,墨淡野云輕。巖石噴泉窄,山根到水平。禪房時一展,兼稱苦空情。”詩中交代自己這幅畫的命意,實際上是在講作畫的技法;交代這幅畫的寓意,不但寄托著禪機玄理,而且還是自己處世態度的流露。唐末僧圓紹擴建開封夷門倉垣水南寺,由唐僖宗題賜院額曰“雙林院”。后來荊浩來到開封,應邀為該寺繪制“寶陀落伽(普陀洛伽)山觀自在(觀世音)菩薩一壁”。[1]
 
  荊浩作畫,擅長山水,兼工人物。古代文獻提到他的作品有50多幅,主要是山水畫,人物畫很少。山水畫作品,《圖畫見聞志》記有四時山水、三峰、桃源、天臺;《宣和畫譜》記有夏山圖四、蜀山圖一、山水圖一、瀑布圖一、秋山樓觀圖二、秋山瑞靄圖二、秋景漁父圖三、白蘋洲五亭圖一;《中興館閣儲藏》記有江村早行圖、江村憶故圖;《襄陽志林》、《云煙過眼錄》、《鐵網珊瑚》、《珊瑚網》、《清河書畫舫》、《圖畫精意識》、《平生壯觀》、《式古堂書畫匯考》、《石渠寶芨》、《庚子消夏記》等記有漁樂圖、秋山圖、山莊圖、峻峰圖、秋山蕭寺圖、峭壁飛泉圖、云壑圖、疏林蕭寺圖、云生列岫圖、溪山風雨圖、楚山秋晚圖、仙山圖、長江萬里圖、廬山圖、匡廬圖等。人物畫作品,文獻記有山陰宴蘭亭閣三幅、楚襄王遇神女圖四幅,以及觀自在菩薩壁畫、鍾離訪道圖。這些作品只有《匡廬圖》存世,但有的學者認為可能是偽作,一則懷疑荊浩是否到過廬山,二則認為這幅畫清朝以前未見著錄。至于現藏美國納爾遜美術館的雪景山水圖,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的江山瑞靄圖,臺灣故宮博物院的漁樂圖等,傳為荊浩作品,但人們對其真偽存在爭議。
 
  唐代山水畫分為南北二宗。北宗以李思訓為開山祖,屬于青綠山水畫派。南宗以王維為開山祖,其繼承人有張璪、荊浩、關仝(荊浩的學生),直至宋元諸家,屬于破墨山水畫派。南宗運用渲染法,一變六朝以來青綠設色、勾線填彩的勾勒法。荊浩曾揚言:“吳道子畫山水有筆而無墨(只有線條筆力而無墨色變化),項容有墨而無筆(只有墨色變化而無運筆之美)。吾當采二子之所長,成一家之體。”[2]前人評論他的山水畫,認為:“蓋有筆無墨者,見落筆蹊徑而少自然;有墨而無筆者,去斧鑿痕而多變態。……浩介二者之間,則人以為天成,兩得之矣。故所以可悅眾目,使覽者易見焉。”[3]宋人米芾認為:“荊浩善為云中山頂,四面峻厚。”[4]要想達到四面峻厚的效果,必須運筆見峻,施墨見厚。上引荊浩詩“恣意縱橫掃,峰巒次第成。筆尖寒樹瘦,墨淡野云輕”云云,就是這種風格的夫子自道。
 
  荊浩除了繪畫,還留下《畫山水賦》和《筆法記》兩篇談論山水畫技巧的文章。《畫山水賦》并沒有按照“賦”的押韻格式和文飾手段來組織文字,文筆直白,通俗易懂。全文說:“凡畫山水,意在筆先。丈山尺樹,寸馬豆人。遠人無目,遠樹無枝。遠山無皴,隱隱似眉。遠水無波,高與云齊。此其訣也。山腰云塞,石壁泉塞,樓臺樹塞,道路人塞。石分三面,路有兩蹊。樹觀頂寧頁,水看岸基。此其法也。凡畫山水,尖峭者峰,平夷者嶺,峭壁者崖,有穴者岫,懸石者巖,形圓者巒,路通者川,兩山夾路者壑,兩山夾水者澗,注水者溪,通泉者谷,路下小土山者坡,極目而平者坂。若能辨別此類,則粗知山水之仿佛也。觀者先看氣象,后辨清濁,分賓主之朝揖,列群峰之威儀。多則亂,少則慢,不多不少,要分遠近。遠山不得連近山,遠水不得連近水。山腰回抱,寺觀可安;斷岸頹堤,小橋可置。有路處人行,無路處林木。岸斷處古渡,山斷處荒村。水闊處征帆,林密處店舍。懸崖古木,露根而藤纏;臨流怪石,嵌空而水痕。凡作林木,遠者疏平,近者森密,有葉者枝柔,無葉者枝硬。松皮如鱗,柏皮纏身。生于土者修長而挺直,長于石者拳曲而伶仃。古木節多而半死,寒林扶疏而蕭森。春景則霧鎖煙籠,樹林隱隱,遠水拖藍,山色堆青。夏景則林木蔽天,綠蕪平坂,倚云瀑布,行人羽扇,近水幽亭。秋景則水天一色,簌簌疏林,雁橫煙塞,蘆裊沙汀。冬景則樹枝雪壓,老樵負薪,漁舟倚岸,水淺沙平,凍云黯淡,酒簾孤村。風雨則不分天地,難辨東西,行人傘笠,漁父蓑衣。有風無雨,枝葉斜披;有雨無風,枝葉下垂。雨霽則云收天碧,薄靄依稀,山光淺翠,網曬斜暉。曉景則千山欲曙,霧靄霏霏,朦朧殘月,曉色熹微。暮景則山銜殘日,犬吠疏籬,僧投遠寺,帆卸江湄,路人歸急,半掩柴扉。或煙斜霧橫,或遠岫云歸,或秋江遠渡,或荒冢斷碑。如此之類,須要筆法布置,更看臨期。山形不得犯重,樹頭不得整齊。山借樹為衣,樹借山為骨。樹不可繁,要見山之秀麗;山不可亂,要顯樹之精神。若留意于此者,須會心于元(玄)微。”[5]這是荊浩的經驗之談,雖然平實,但很精到。
 
  《筆法記》本名《山水訣》,又名《畫山水錄》、《山水受筆法》。在這篇文章中,作者假托遇見一位自稱“石鼓巖子”的老翁,彼此問對,老翁向作者闡述繪畫原理。文章說:作者在太行山洪谷耕田種地,經常穿行山谷,領略“苔徑露水,怪石祥煙”。松樹樣式各異:“皮老蒼蘚,翔鱗乘空,蟠虬之勢,欲附云漢。成林者爽氣重榮,不能者抱節自屈。或回根出土,或偃截巨流,掛岸盤溪,披苔裂石”。他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就經常來山里寫生,畫出數萬幅圖。一天,一位老翁來這里,教誨他說:“夫畫有六要:一曰氣,二曰韻,三曰思,四曰景,五曰筆,六曰墨。”繪畫要區分“似”與“真”,“似者得其形,遺其氣;真者,氣質俱盛。凡氣傳于華,遺于象,象之死也”。老翁具體闡釋六要,說:“氣者心隨筆運,取象不忒;韻者隱跡立形,備儀不俗;思者刪撥大要,凝想形物;景者制度時因,搜妙創真;筆者雖依法則,運轉變通,不質不形,如飛如動;墨者高低暈淡,品物淺深,文采自然,似非因筆。”接著,老翁講解四品:“復曰神、妙、奇、巧。神者亡有所為,任運成象;妙者思經天地萬類性情,文理合儀,品物流筆;奇者蕩跡不測,與真景或乖異,致其理偏,得此者亦為有筆無思;巧者雕綴小媚,假合大經,強寫文章,增邈氣象,此謂實不足而華有馀。”老翁又講到運筆四勢,說:“凡筆有四勢,謂筋、肉、骨、氣。筆絕而斷謂之筋,起伏成實謂之肉,生死剛正謂之骨,跡畫不敗謂之氣。故知墨太質者失其體,色微者敗正氣,筋死者無肉,跡斷者無筋,茍媚者無骨。”老翁指出常見的兩種通病:“夫病有二,一曰無形,二曰有形。有形病者,花木不時,屋小人大,或樹高于山,橋不登于岸,可度形之類也,如此之病,不(一本作尚)可改圖。無形之病,氣韻俱泯,物象全乖,筆墨雖行,類同死物,以斯格拙,不可刪修。”然后老翁講解“寫云林山水,須明物象之源”,指出:“夫木之生,為受其性。松之生也,枉而不曲遇,如密如疏,匪(非)青匪翠,從微自直,萌心不低。勢既獨高,枝低復偃,倒掛未墜于地下,分層似疊于林間,如君子之德風也。有畫如飛龍蟠虬、狂生枝葉者,非松之氣韻也。柏之生也,動而多屈,繁而不華,捧節有章,文轉隨日,葉如結線,枝似衣麻。有畫如蛇如索,心虛逆轉,亦非也。其有揪、桐、椿、櫟、榆、柳、桑、槐,形質皆異,其如遠思即合,一一分明也。山水之象,氣勢相生。故尖曰峰,平曰頂,圓曰巒,相連曰嶺,有穴曰岫,峻壁曰崖,崖間崖下曰巖,路通山中曰谷,不通曰峪,峪中有水曰溪,山夾水曰澗。其上峰巒雖異,其下崗嶺相連,掩映林泉,依稀遠近。夫畫山水,無此象亦非也。有畫流水,下筆多狂,文如斷線,無片浪高低者,亦非也。夫霧云煙靄,輕重有時,勢或因風,象皆不定。須去其繁章,采其大要,先能知此是非,然后受其筆法。”[6]
 
  南朝畫家謝赫提出“六法論”,即氣韻生動、骨法用筆、應物象形、隨類敷彩、經營位置、轉移模寫六種原則,一向被奉為繪畫的金科玉律。荊浩的山水畫理論,在前人的基礎上大大前進了一步。他提出的六要、四品、四勢、二病,涉及繪畫藝術與大自然的關系,畫家視野中的宇宙萬象,畫面的構思,運用筆墨的技巧,好作品的標準等等,長期為后世所遵循。元人湯垕說:“荊浩山水為唐宋之冠,作《山水訣》,為范寬(北宋畫家)輩之祖。”[7]他的嫡傳弟子關仝和后世的追隨者們,在他的培養和啟發下,不斷推動山水畫的進步。
 
  總之,無論從繪畫實踐來說,還是從繪畫理論來說,荊浩在我國美術史上,占據著極重要的地位。
 
  參考文獻:
 
  [1](北宋)劉道醇:《五代名畫補遺·山水門第二》(文淵閣四庫全書本),武漢大學出版社,電子版,1998年。
 
  [2]佚名:《圖畫見聞志》卷2《紀藝上》(四庫全書本)。
 
  [3]佚名:《宣和畫譜》卷10(四庫全書本)。
 
  [4](北宋)米芾:《畫史》(四庫全書本)。
 
  [5](清)董誥、徐松等:《全唐文》卷900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0年。
 
  [6](五代)荊浩:《畫山水賦附筆法記》(四庫全書本)。
 
  [7](元)湯垕:《畫鑒》(四庫全書本)。
 
  (載郭紹林主編《洛陽隋唐研究》第二輯,北京:群言出版社,2007年7月第一版)
吉林时时奖号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