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洛教育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河洛文化研究 > 河洛教育

品味河洛典故 傳承師范精神

   河洛之地,素來被稱為“王者之里”,走進洛陽,就走進了河洛文化圈的中心。撇開看得見的文化景觀,隨意走進任何地方,信手拈來的文化典故比比皆是。踏上定鼎路,思量當年周公定鼎的故事;越過洛陽橋,回味昔日天津曉月、洛浦秋風的美景;走進安樂窩,您便走近了安樂居士——邵雍,走進了洛陽師范學院——這所有近百年歷史的師范院校。“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”,學院書記李慈健、院長楊作龍高瞻遠矚,展望師范院校發展的前景,根據我校所處的文化氛圍圈,順應全校師生的共同呼聲,于2002年9月宣布成立河洛文化國際研究中心,目的在于“強化人文素養,立足科學教育,堅持師范精神,培養創新人才。”這塊土地曾經是文化大師云集之地,這塊土地也曾是高才俊德之士薈萃之所。細細品味那些鮮活的典故,您就會發現河洛大地確實是一塊文化底蘊深厚的圣地,師范精神需要我們代代傳承。

 
  博學多聞紫氣東來
 
  相傳在周時,函谷關關令尹喜,愛好學習,喜歡天文,善觀天象,為官清正,屢被擢遷。據說在周昭王二十五年的一天,他出巡關口,望見一輪紅日噴薄欲出,霞光萬道,突然看見層巒疊峰間,云蒸霞蔚處,一團紫氣繚繞,飄然而至。尹喜見此奇景,欣喜若狂,高興地說道:“紫氣東來,必有異人前來過關!”于是,他便沐浴更衣,齋戒數日,恭候異人光臨。據說,老子在西游途中,也料想到有奇人阻攔,便提前化妝,蓬頭垢面,須發亂飄,倒騎青牛來到關下,本想蒙混過關,誰知尹喜早已告知門吏,凡是與眾不同的異人都要留下來。門吏見一老翁倒騎青牛過關,心想這定是異人無疑,于是將其留下。尹喜得知,忙到關前下拜。老子見狀心想,關令真是奇人,想必這是命中注定的異人相會。尹喜勤學好問,見到大名鼎鼎、博學多聞的老子,真是又驚又喜,苦苦挽留老子多住幾日,并拜老子為師。兩人有緣在函谷關相遇,交談也十分投機,尹喜說:“先生的學說,我非常贊同。只是先生執意西去,令晚生無法聆聽您的教誨,請先生將您的學問著成書典,流傳后世,以啟迪后人。”老子看到尹喜虔誠備至、畢恭畢敬、求知若渴的態度,欣然允諾。這便有了中國、乃至世界歷史上彪炳千秋的名著《道德經》。從此,“紫氣東來”就廣泛地用來表示祥瑞。
 
  也許“紫氣東來”帶來的不僅僅是祥瑞,更是人們對知識、對文化大師的仰慕之情。在我國上古時代,學在官府,官師不分,官即是師,官掌握著當時最先進的知識。這就使得出身低微的孔子,為了獲得更多的學問,不遠千里、風塵仆仆“入周問禮”,拜見老子。因為老子是東周藏書室的官吏——即“柱下史”,掌管天下圖書,他知識淵博,為當時著名學者。所以孔子虛心請教,且對老子的學問佩服至極。他對自己的學生說:“吾今日見老子,其猶龍也!”意思是說老子的學問深奧玄妙,高不可及。老子乃千古圣哲,孔子為“萬世師表”,兩位文化圣人相會于河洛,會給河洛帶來怎樣的祥瑞之氣呢?兩位文化大師的學品、人品又會對我們今天的師范教育以怎樣的啟示呢!
 
  為人師表挑肥揀瘦
 
  東漢光武帝劉秀中興漢室,建都洛陽后,為了培養更多的為國家服務的人才,于建武五年(公元29年)在當時的都城洛陽建立了一座全國最高學府——太學。它是我國最早的大學。其后,歷經曹魏、西晉,洛陽太學至北朝末期才衰落,歷時六七百年,對后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,堪稱我國古代教育史上的一朵奇葩。借鑒昔日太學之精華,拓展今日師院之規模,洛陽師范學院今后的建設與發展,可以從飽經滄桑的太學發展中汲取很多有益的東西。
 
  東漢時,太學里曾發生過許多有趣的故事,“挑肥揀瘦”就是其中的一個。故事的主人公是當時太學里的一個教學博士(相當于現在的大學教師),姓甄名宇字長文,熟讀經史,很有學問。故事發生在那年的臘月三十,漢光武帝劉秀為了向太學里的教學博士們表示慰問,下旨賞賜給每人一只羊。等羊群被趕到太學的大院里,問題出現了,因為每只羊大小不等,肥瘦不一。如何發放才算合理呢?大家七嘴八舌,議論紛紛,討論半天,也沒有商量出大家都能接受的好辦法。這時,甄宇站了出來,笑了笑說:“不用爭論了,我們都是教學博士,要為人師表,不能挑肥揀瘦,斤斤計較,我先牽一只羊回家了。”說完,他去羊群里把那只最小最瘦的給牽走了。這一下,大家不再爭論了,你謙我讓,各自牽上一只羊,高高興興地回家過年去了。這段讓羊佳話很快傳了出去,洛陽城里的人無不贊揚甄宇。因為他說過“不能挑肥揀瘦”這句話,從此,“挑肥揀瘦”這個成語也就傳開了。
 
  漢代楊雄說:“師者,人之模范也”;東漢許慎言:“范,法也”;“師范”就是“做人之范”。“為人師范”者,就要有“德行高妙,志節清白,經明行修”的人品和學品。所以我院前任校長葉鵬高倡“把人字寫端正”、“一位優秀的教師比一棟大樓更重要”;現任院長楊作龍慕厚德載物,羨自強不息,崇尚師范精神,認為:“師范精神是具有師范教育深刻內涵的教師教育不可或缺的核心精神,是以追求盡可能完美的人文素養養成為動力,造就明德、有術、懂禮、有法之才的源頭活水”。我院在昔日“經師人師”同求的文化氛圍中傳承著師范精神。
 
  尊師重道程門立雪
 
  北宋時期,河洛大地上產生了兩位杰出的教育家,他們是兄弟,他們對師范教育的貢獻光照千秋;他們所表現的師范精神更能垂范萬世。“如坐春風”這個典故說的是程顥。當時,有一個叫朱光庭的人,非常仰慕大理學家程顥的學識,從很遠的地方跑來拜見程顥,想認真聆聽一下他的教誨。一個月后,朱光庭心滿意足地回家了。到家后,他非常高興地對周圍的人說:“我在春風中坐了一個月。”他的意思是說自己在溫煦可親的環境中受到了熏陶和教誨,聆聽程顥的教誨就如同沐浴在春風中一樣的舒適、愜意,突出強調了程顥情文并茂、循循善誘的教學方法所產生的良好效果。
 
  程顥之弟程頤,當時的人都稱呼他為“伊川先生”。由于程頤在當時的名望極高,所以很多人都投奔到他的門下讀書。楊時和游酢,便是其中的兩個。
 
  有一次,楊時和游酢一塊兒去向程頤請教問題。走到門口,見房門微閉,里面沒一點兒動靜,他們透過門縫往里一瞧,發現程頤正坐在椅子上打盹兒。游酢想上前去敲門,楊時趕忙止住他,告訴他不要打擾先生休息。于是,兩個人就在門外靜靜地等著。但不知什么時候,西北風開始呼呼地刮了起來,雪也紛紛揚揚地下了起來,兩個人在風雪里被凍得渾身冰冷,四肢麻木。游酢有點兒受不了了,又要上前敲門,楊時又拉住他,輕聲說:“先生為了教我們,日夜操勞,實在是太辛苦了,我們不應干擾他休息,還是再等等吧!”說完,還把被風吹開的門輕輕關上了。這時,雪越下越大,風越刮越猛。但兩個人仍然一絲不動地站在原地,任飛舞的雪花不斷飄落在自己的身上。最后,地上的積雪都快有一尺厚了,兩個人也都變成了“雪人”。等程頤醒來后,面對此情此景,內心非常感動,為自己能有這樣關心老師、尊敬老師的門生而高興不已。這就是典故“程門立雪”的由來。楊時學成后,去南方傳播程氏理學,而且形成了自己獨立的學派,世稱龜山先生。游酢在學問上也有很深的造詣。
 
  這不能不令我們反思師范的內涵究竟有哪些?對一名師范院校的教師而言,我們該有怎樣的學問,什么樣的方法,來達到我們教學上的最高理想。我們多么希望我們的教師能培養出勤學苦讀、德才兼備的好學生啊!
 
  勤學苦讀懸梁刺股
 
  戰國時,楚國有一位賢士,名叫孫敬。他到洛陽求學,為了不讓睡眠干擾自己的學習,就把自己的頭發用繩系住,然后把繩拴在房梁上,讓頭懸起來。如果讀書讀得疲困,以致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,那頭勢必要低下來。頭一低,被拴住的頭發自然就把他拉醒了,從而使他可以繼續讀書。后來,孫敬終于成了當時有名的大學者。
 
  也是在戰國時,洛陽人蘇秦是一位著名的縱橫家。他拜當時的著名學者鬼谷子為師,學到了一套治國平天下的理論,于是就去游說諸侯。當時,秦惠文王勵精圖治,招攬賢才。蘇秦應募前往,獻出他的治國安邦大計。但秦惠文王并未采用他的計劃,他只能怏怏地回到故鄉洛陽。回家后,他的家人都瞧不起他,讓他感覺非常難受。于是,他更加發奮讀書。當夜里讀書困倦的時候,他就用錐子扎自己的大腿以保持頭腦的清醒,最后把大腿都扎破了,血一直流到足跟。這樣一來,當然疼得睡不著覺了,他就可以夜以繼日地讀書了。一年以后,他終于大獲成功,成為六個諸侯國的丞相,富貴顯達一時。
 
  這就是典故“頭懸梁,錐刺股”的由來。
 
  孫敬和蘇秦都取得了成功,靠的是持之以恒的勤學苦讀。天賦加勤奮就等于成功,但天賦僅占1%,而勤奮卻要占到99%。對于這種精神,所有師范院校的師生、所有的人都應該好好學習和堅持。惟有付出勞動,我們才能創造美,才能享受美。
 
  盡善盡美洛陽紙貴
 
  美育是師范教育中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,其目的就是要培養學生感受美、理解美、鑒賞美的能力,培養學生廣泛的藝術興趣和美好的思想感情,激發學生對美的強烈追求。根據美的存在領域的不同,有人將美劃分為現實美和藝術美兩大類。而河洛典故中有很多故事以形象的手段給我們作了最好的演示。
 
  西晉時有個叫潘岳的人,長得風流倜儻,英俊瀟灑。洛陽城中的婦女見到如此貌美的翩翩少年,個個都愛慕不已,就把美味的水果一籃一籃地擲到潘岳的車里,以致潘岳有時甚至可以滿載而歸。這就是典故“擲果盈車”的由來。這是一種人們對形體美的欣賞,這種美屬于現實美的一種。
 
  西晉時著名的文學家左思,出身貧寒,不善交往,而且拙于言談,相貌有些丑陋,以至于走在街上,連老太太看見了都要對他吐唾沫。但左思有其獨特的審美標準和審美價值,視榮辱如浮云,看名利為糞土。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學習和文學創作上。“十年辛苦不尋常”。為了創作《三都賦》,左思付出了巨大的精力,在他所住的房間里,庭院籬笆下,甚至在廁所里,到處擺放了紙和筆,整日苦苦思索,反復吟誦,一旦得到了理想的句子,便馬上記錄下來。送走烈日炎炎、汗流浹背的三伏,迎來大雪紛飛、滴水成冰的寒冬,經過了長達10年的辛勤努力,名作《三都賦》終于在洛陽寫成了。作品一經問世,馬上風行洛陽。人們爭相傳抄,以至洛陽市場上的紙價便因此而昂貴起來。以后,“洛陽紙貴”便成了著名典故。這是一種對藝術美的欣賞。
 
  對于師范教育來講,我們應該培養學生追求全面的美,而不僅僅是現實美或藝術美。盡善盡美,是我們師范教育所追求的最佳境界。
 
  壯志雄心投筆從戎
 
  班超,字令升,是東漢著名史學家班固的弟弟。他從小勤奮好學,胸有大志,非常仰慕西漢的張騫,立志要像張騫那樣做出一番大事業。班超家境貧寒,與母親遷居洛陽后,只能靠常常抄寫公文來供養母親,非常辛苦。當他聽說匈奴人不斷侵擾邊疆、掠奪居民和牲口時,就非常氣憤地把筆一扔,說道:“大丈夫應當立宏圖大志,像傅介子、張騫那樣,立功異域,報效國家,怎么能一輩子只與筆墨打交道呢?”“投筆從戎”這個典故就是由此而來。當時,他的同事們還譏笑他口出狂言,他卻說:“你們這些平庸之輩怎能知道壯士的志向呢?”不久之后,班超終于得到機會,出使西域,以堅韌不拔的精神,幫助西域各國脫離了匈奴貴族的壓迫,恢復了西域與大漢王朝長期以來存在的政治、經濟關系,打通了西域要道,溝通了中西經濟文化交流的關系,在歷史上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。
 
  河洛大地上的典故源源流長,不勝枚舉。人們常說的典故如:債臺高筑、樂不思蜀、“不入虎穴,不得虎子”、“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”、煮豆燃萁、余勇可賈、樂此不疲等等,每一個典故都有一段耐人尋味的故事,每一個典故都給我們以新的啟迪。品位河洛典故,感受師范精神,倍覺研究河洛文化任重而道遠。簡簡單單的一些河洛典故就可以給師范教育這么多的啟示,那整個河洛文化給師范教育所帶來的東西,其意義和價值肯定是難以估量的。正如楊作龍教授所言:“洛陽為天下之中,是人文鴻祖伏羲堪破宇宙奧秘的“一畫開天”之地,是文明出現的源頭。洛陽為九朝故都,為王者之里;儒學從這里興起,道學從這里產生,佛學從這里傳播,洛學在這里奠基;我國古代教育也曾有洛陽太學獨領風騷數百年……這些悠久的歷史文化,經過世世代代的傳承已經作為一種精神,深深扎根于河洛人的心目之中。我們應該取其精華,去其糟粕,結合時代精神加以繼承和發展,做到古為今用。”
 
  師范精神在歷史中形成,在文化傳承中發展,也在與時俱進。《易》曰:“繼之者,善也;成之者,性也。”繼是繼承,是繼承優秀歷史文化,是要使歷史文化一代一代傳承下去。成是蔚成,是發展,是對文化的創新。對歷史文化的繼承、傳遞與發展是一代教師的任務,更是師范院校不可推卸的神圣使命。洛陽師范學院河洛文化國際研究中心的成立,標志著我們已經邁出了堅定的第一步,其意義和影響必將在不久的將來得以充分的體現,洛陽師范學院必將譜寫新的歷史篇章,為九朝古都再添光彩。
 
  發表于《中國教育報》2003年10月14日第7版
吉林时时奖号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