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家文化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河洛文化研究 > 客家文化

客家精神溯源

韓石萍
洛陽師范學院河洛文化國際研究中心


    客家是中華民族一個特殊的民系,它的特殊性表現在許多方面,但最值得稱頌的卻是客家精神。由于有客家精神,客家人被稱為“客人這族是中華民族的精華”;由于有客家精神,有人贊美客家人是“牛乳上的乳酪”;甚至于有的學者認為“客家人的精神就是亞細亞精神”。那么什么是客家精神呢?
    客家精神可以簡單概括為:團結奮斗、勇于進取、艱苦創業、頑強不屈。客家人是在無數次的輾轉遷徙中形成的一支民系,不論他們經歷多少艱難險阻,不論他們身處任何環境,也不論他們面對任何挑戰,他們始終能保持這樣一種精神,勇敢豁達、堅韌不拔地求得生存、求得發展。他們正視現實,保持刻苦勤儉、艱苦奮斗的優良品德;他們崇尚忠義,具有同仇敵愾、保家衛國的戰斗精神;他們隆禮重師,恪守敦親敬祖、尊師重教的信念。客家人憑借他們的精神,在世界歷史上成就了客家人的輝煌;他們依靠他們的精神,為華夏兒女譜寫了新的歷史篇章。那么,客家精神源于什么?
    要弄清這個問題,必須站在中華歷史發展的角度,從華夏文化進程的視角去追溯客家精神的源頭。客家精神乃是一種文化精神的傳承,是華夏文化的具體體現和展示,說到底是對祖先炎黃精神的繼承和發展。炎黃精神乃華夏民族精神之核心,客家人正是承繼這一精神,并發揚光大,從而成為體現炎黃精神最突出的一支優秀民系。之所以這樣說,是由于以下幾方面的原因:
    首先,客家的“根”在河洛,這已是不爭的事實。客家人自稱自己為“河洛郎”,他們保留了中原地區的許多習俗、語言、文字等,尤其是姓氏的緣起都可以追溯到中原地區、河洛地區,而河洛地區恰恰是炎黃活動的主要區域。河洛地區是炎黃二帝的主要活動區域。相傳,黃帝是有熊國國君,“有熊,今河南新鄭是也。”(《史記?五帝本紀》集解引皇甫謐曰)新鄭在洛陽以東,屬河洛范疇,歷來被稱為“軒轅故里”;在洛陽以西的靈寶,有鑄鼎原,傳說是黃帝鑄鼎之處,此外,還有黃帝陵以及與黃帝、嫘祖、蚩尤很多故事相關的全套地名。炎黃部族是華夏族的母體,他們結盟后在河洛地區發展壯大,并從這里向外發散,形成了華夏民族歷史上獨具特色的文化體系之一,即炎黃文化。炎黃文化成為華夏族文化的核心,成為我們民族精神的靈魂。后世各代,無論是夏商周三代文化,抑或是春秋戰國以后的文化都是炎黃文化的延續。客家精神毫無例外也緣起于此。
    其次,河洛地區是華夏民族的搖籃。炎黃時代的文化成就大多在河洛地區,炎黃文化與河洛文化的密切關系已被越來越多的考古發現所證實。從裴李崗文化、仰韶文化、龍山文化、到二里頭文化的一系列重大考古發掘,都
    印證了河洛一帶僅仰韶文化遺址就有500多處,且出土有大量的鼎。鼎是遠古先民的主要炊具,與傳說中的黃帝鑄鼎之說極為吻合。在靈寶鑄鼎原周圍近300平方公里的范圍內,發現有29處仰韶文化遺址,其中的超大型遺址——北陽平遺址,足夠視為仰韶文化的中心地位。洛陽平逢山是炎黃母族所居之地,新鄭為黃帝父祖生活之所,而且在洛陽地區有許多與炎黃有關的考古發現,尤其是偃師二里頭遺址最近一個重大發現——宮殿遺址,據戴逸先生考證很可能是5000年以前政權中心的所在地,而此時正好是炎黃活動的時代。這一發現與黃帝作城的歷史記載有驚人的一致。事實證明傳說中的炎黃時代是存在的,炎黃二帝是部族時代的杰出代表,他們在河洛地區帶領四方人民披荊斬棘,篳路藍縷,開啟了華夏民族的文明之路。炎黃艱苦創業的精神成為我們民族文明傳承的文化基因。客家精神正是這一文化基因的遺傳。
    第三,炎帝、黃帝在河洛地區創建了早期的華夏文明,他們被稱為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。炎黃在開辟生存地域的同時,創建了早期的華夏文明。《史記?五帝本紀》記載,黃帝“時播百谷草木,淳化鳥獸蟲蛾,旁羅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,勞勤心力耳目,節用水土財物”,“修德振兵,治五氣,藝五谷,撫萬民”,炎帝“始教天下耕種五谷而食之,以省殺生”(《帝王世紀》)。他們君臨天下、撫化萬民的功績,為后世百姓所敬仰,以致成為歷代帝王的楷模。他們把洪荒遠古建成了當時民眾期望的美好社會,“古者黃帝治天下,……別男女,異雌雄,明上下,等貴賤,使強不掩弱,眾不暴寡,人民保命而不夭,歲時孰而不兇,百官正而無私,上下調而無尤,法令明而不暗,輔佐公而不阿,田者不侵畔,漁者不爭隈,市不豫賈,城郭不關,邑無盜賊,……日月爭明,不失其行,風雨時節,五谷登孰……”(《淮南子》)黃帝部落發明的文字、衣冠和若干社會制度,炎帝部落對原始農業的發展,陶器的發明等,這些創造標志著中國歷史開始進入文明時代。炎黃二帝艱苦創業、勤勞淳樸的美德,頑強拼搏、開拓創新的精神,成為華夏文明史中最具凝聚力的核心部分。客家人所展示的精神正是它的核心精神。
    第四,河洛地區還是中華文化的源頭之一。河洛文化的源頭是享譽古今的河圖洛書。孔子說,“河出圖,洛出書,圣人則之”。之后,伏羲、炎黃、禹、湯、文、武、周公,皆在河洛地區建功立業。伏羲推演八卦以成周易。河圖洛書的傳說代表了河洛先民象數思維的最高水平,已成為炎黃子孫民族靈魂的文化淵源。以此發端,河洛成為中國文化思想的源頭。周公營洛,制禮作樂,確立了系統的社會管理制度;圣哲老子,久居洛陽,管理周王室圖書典籍,撰成哲學名著《道德經》,道家思想在河洛形成;孔子不遠千里到河洛,“入周問禮”于老子,學習東周文化,始創儒家學派……致使河洛地區是最早被稱為“中國”的地方,也被作為中國優秀文化的濫觴之地。所以,春秋時代有“尊王攘夷”的旗號,問鼎中原,逐鹿中原,河洛中原一帶成為王者之里;至戰國,中原河洛完全成為“中國”文明的化身。所謂:“中國者,聰明睿智之所居也,萬物財用之所聚也,賢圣之所教也,仁義之所施也,詩書禮樂之所用也,異敏技藝之所試也,遠方之所觀赴也,蠻夷之所義行也。”[《戰國策?趙策二》]河洛地區成為儒家源、道教地、釋祖庭。炎黃文化,客家精神,綿綿不絕,皆脈系河洛!
    “厥美帝功,萬世載之”。在廣袤豐厚的河洛大地上,我們的祖先用他們的聰明睿智,譜寫了華夏燦爛文明的第一樂章,他們身上所體現的自強不息、奮發進取的精神已成為整個中華民族團結向上、蓬勃發展的永久動力。對客家精神的研究和傳承,必將有利于弘揚華夏民族精神,增加海內外交流,激發愛國主義情懷。鐘靈毓秀的河洛大地,曾養育了我們的偉大先人,曾經是客家先民的祖居之地,也將永遠是我們中華民族精神的家園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發表于 《洛陽師范學院報》河洛文化研究專欄

 

吉林时时奖号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