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家文化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河洛文化研究 > 客家文化

河洛文化與客家人

 謝重光

 
  華聲報訊:“河洛文化”這一提法是近年才出現的。近年來,漢族南方支系的福佬人、客家人、廣府人等都把自身的文化淵源追溯到中原,認為自己根在中原,而以洛陽為中心的黃河中游又是中原的核心區域,所以常常提到河洛,“河洛文化”的概念也就因之而起。明乎此,“河洛文化”這一概念實際上就是中原文化的代名詞,是華夏正統文化的泛指,而并非是指黃河、洛水交匯處的一個小小區域的文化。
 
  漢族南方各支系都追根于中原,而以客家人的中原情結最為深厚牢固。其原因大致有如下兩端:一是在漢族南方諸系中,客家是最后形成的,其先民離開中原最遲,對中原和中原文化的記憶也最為深刻鮮明;二是客家人常常處于弱勢族群的地位,在與相鄰民族的競爭中,唯有中原文化是他們用以增強自身凝聚力、激勵自己自強不息、奮斗不止的力量源泉。正因為有此特點,因而在漫長而艱苦的歷史發展進程中,客家人就相對自覺地不斷強化著自身崇尚華夏正統和崇尚正義的“崇正”精神。
 
  客家人崇尚華夏正統文化,有很多具體的表現,而講究郡望、崇文重教、尊崇禮教諸端則是其中犖犖大者。翻開客家人的族譜,或者觀賞客家民居的門聯,你會發現各家各戶都有著中原的郡望。如陳姓出于潁川,李姓出于隴西,王姓出于太原或瑯邪,謝姓出于陳郡或陳留,何姓出于廬江,黃姓出于江夏,楊姓出于弘農等等。如果細細推考起來,這樣的標榜可能并不符合史實,但從文化學的觀點看,則說明在客家人心目中,只有來自中原才是光榮的、有地位有面子的,這是他們長期養成的中原正統觀念的一種表現形式。客家人崇文重教的具體表現是特別看重讀書人,往往集中全家族、全宗族的力量培養子弟讀書,因而就有“討飯也要供子弟讀書”的佳話。在客家人家族祠堂前的石旗桿是族中子弟中舉人、中進士的標志,有多少石旗桿,就說明族中有多少人獲得了舉人、進士之類的功名。因此,客家地區家族祠堂前的石旗桿實為客家人崇文重教的明證。崇文重教與崇重禮教在精神上又是一致的,說明客家人想通過讀書中舉實現“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”的夢想,躋身于統治階級行列,反過來又為國家推行禮樂教化,實現其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的理想。至于客家人崇尚的正義,其核心內容還是國家、民族之大義。客家人的國際性聯誼組織“香港崇正總會”和世界各地區的崇正分會以“愛國家、愛民族、愛社會”為會訓,其原因就在于此。
 
  回顧客家人的歷史,其“崇正”的精神是在漫長的歷史發展中逐漸形成的,又是在保衛國家民族的重大斗爭中發揚光大的。南遷漢人從中原和江淮一帶初到贛閩粵等地的廣袤山區,要處好與土著民族的關系,要改造落后的環境,其根本的優勢就是自身承載著的華夏優秀文化。他們利用自身的文化優勢,把宗族的族群利益與國家的民族的利益緊緊聯系在一起,凡事講究一個“正”字,即識大體,顧大局,行得端,做得正;同時又講究一個“義”字,即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,守望相助。這樣,他們就在民族融合過程中取得了主動的地位,他們攜來的華夏文化的基本內容,就成了各民族各族群相互融合而成的客家民系的共同觀念,“崇正”也就成為客家人共同的精神財富。客家民系形成后,歷經抗金斗爭、抗元斗爭、抗清斗爭、太平天國運動、辛亥革命等一系列重大事變的考驗。在一次次抗御外侮、維護民族團結、保衛國家安全的斗爭中,客家人總是沖鋒在最前,堅持到最后,千萬客家優秀兒女不惜拋頭顱,灑熱血,為國家為民族譜寫了一曲曲壯麗的史詩,其“崇正”精神也因而得到不斷提升和弘揚。
 
  明清以來,客家人從贛閩粵等地開始向外擴展,大量移居川、黔、桂等西南地區,還漂洋過海移居臺灣和東南亞各地。在遷移和開發的過程中,客家人遇到的艱難困苦不亞于當年其先民從中原與江淮南遷,而他們也和先民一樣,是靠“崇正”的精神戰勝困難,逐步取得建設新家園、發展新事業的勝利。以臺灣客家新移民為例,他們在遷移和開發臺灣新家園的過程中,堅持崇正精神,一方面是依賴與弘揚客家原鄉文化,如“寧賣祖宗田,不賣祖宗言”,頑強地沿用方言鄉音;信奉原鄉的鄉土守護神,以之作為精神支柱;按原鄉的家族和宗族形式重新組織家族和宗族;民居建筑仿效原鄉的形式;珍視和保守原鄉舊俗,發揚光大客家人的崇文重教精神等,而更重要的是恪守中華文化共有的禮樂教化,弘揚愛國家愛民族的優良傳統。在面對荷蘭人、法國人、日本人的侵犯時,他們堅持民族大義,高舉愛國保種的旗幟,與侵略者進行拼死抗爭,浴血奮戰,涌現了劉永福、邱逢甲、吳湯興、徐驤、姜紹祖、胡嘉猷等一大批彪炳千秋的仁人志士,為客家人增了光,為中華民族增了光!
 
  現當代以來,時代變了,客家人的崇正精神的內涵也更加豐富,但對于河洛文化即華夏正統文化的恪守卻更加執著。許多客籍華僑,創業有成,他們在總結自己的成功經驗時,都一致認為得益于客家崇正精神,得益于博大精深的河洛文化即華夏正統文化的哺育。為了讓子孫后代永世接受河洛文化的滋養,不斷發揚客家崇正精神,他們一次次攜兒帶孫回到大陸原鄉祖籍地乃至中原發祥地尋根認祖,并發起一次次公祭客籍母親河的活動。近年來,東南亞和臺、港、澳的客籍人士更組織了客家文化夏令營之類的活動,讓客屬少年兒童到粵東、閩西、贛南客家地區參觀訪問,進行田野調查,親身追尋和體認客家文化。
 
來源:《光明日報》
 
 
吉林时时奖号结果